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9月3日,家长护送孩子们来到上海市江苏路第五小学门口。当日,2018年秋季开学,上海新增一批中小学及幼儿园。据统计,新学年上海市各区共有90所中小学校及幼儿园新开办,可扩充办学规模1940个班级。殷立勤 摄资料图:家长护送孩子们上学。殷立勤 摄

  “幼”“小”衔接为什么这样火

  今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的石先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让女儿进入一家幼小衔接机构,放弃了公立幼儿园的大班生活,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幼小衔接培训。而在北京城的另一边,北京市西城区的杨清在为上中班的孩子打听附近幼小衔接班的情况。问遍了邻居和专家,上不上幼小衔接仍然是她心中最无解的课题。

  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治理内容包括提前教授小学内容等五个方面。然而,教育部门的重拳出击,解决不了家长们的心病。百样的理由,让初尝教育焦虑的父母恨不得马上登上幼小衔接的快车,然而也有家长和专家认为,成长的转折点不只是提前学学拼音数字那么简单。

  家长初尝教育焦虑: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你考虑你家孩子幼小衔接的事了吗?”一次在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女儿同学家长的这句话给了杨清一个“闷棍”。

  “现在就考虑?这不是中班刚开学吗?上也是明年的事了吧?”杨清的女儿刚4岁,现在正在北京市一家公立幼儿园读中班。在她看来,女儿不过是刚刚能够表达自己,凡事仍需父母照顾,生活能基本自理就谢天谢地的“小娃娃”,怎么这就要考虑上小学的事了?

  “我一打听,没想到很多中班家长都在考虑这件事了。”杨清立刻行动起来,幼儿园放学时也更留意路边发传单奖励劣质小玩具的人。一听说是幼小衔接班的,她就积极填上自己的联系方式,并拿一张传单。当加入了培训机构微信群后她发现,本是给大班家长准备的群里却有好几个像她一样“埋伏”着的中班家长。

  如今,杨清基本摸透了家附近幼小衔接班的情况,但是她又纠结了。从孩子的健康、饮食和安全考虑,幼儿园肯定比私人办的幼小衔接班好得多。幼儿园师资环境有保证,教学楼和户外活动场地更好,吃的饭也更安全,但是不能提前学知识。相比之下,幼小衔接班没有户外操场,饭菜外包质量没有保证,但“每天上午都是语数外,学习可以保证”。

  权衡利弊,杨清仍迟疑不决。

  像杨清这样的家长不在少数。不久前,一份卓越巧问教育与亚洲幼教年会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幼小衔接调研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超过94%的被调查幼儿园及一年级家长认同幼小衔接这一时期的重要性。其中,即便是没有给孩子报读幼小衔接课程,或孩子已经进入一年级的家长,也有近半数认同这一过渡阶段“非常重要”,比例分别为48%和47%。另外,超过半数的家长对孩子进入小学存在担忧,其中家长最为担心的是孩子注意力分散(45%)、不能适应小学环境(43%)。据悉,该调查前期问卷累计有超过2500名被访者接受调研,覆盖含北上广深在内的全国16个一二线城市,最终聚焦于1000位4~8岁孩子的家长。

  和杨清一样,家在河北省的李先生的孩子也在读中班,“舆论给家长好多压力,说什么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大多数家长是在权衡孩子的发展和外部环境的压力之间作出一个选择,有的人受社会舆论影响大一些,觉得孩子必须得学知识,就上幼小衔接。有的人强烈希望孩子的童年更快乐轻松,就选择不上这种班。所以说所有的家长都是矛盾体。”

  李先生虽然可以理性分析,但看到自己所在的小区中,大部分孩子都上了时间长短不同的幼小衔接班,心里仍然摇摆。

  幼小衔接机构:贩卖焦虑还是救命稻草?

  如今,幼小衔接班就像一个家长焦虑情绪的释放出口,进来了就可以安心了。有人说,贩卖焦虑是培训机构的发财锦囊,那么这幼小衔接班,则成为培训机构在家长钱包上划开的第一个大口子。

  石先生今年9月才下定决心让孩子离开以前的幼儿园,去上幼小衔接班。这一找就让他吓了一跳。

  “我们家附近有两个比较大的幼小衔接机构,我进去才发现,两个全都报满了,一下我就着急了。”石先生被其中一家告知,只能排队,等到有人临时退班了才能插班,至今毫无音信。

  “这两个班一个是5.8万元一年,一个是6万元一年。上课模式跟小学差不多,上午4节课、下午3节课,一节40分钟。一个班20多人,每天都有作业,作业基本可以在半小时之内完成,完成的作业还需要家长签字。”石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据石先生观察,女儿所在的幼儿园班级中,退出大班上幼小衔接的学生不到三分之一。但石先生认为自己的选择十分正确。“说实话,我也不愿意让她这么早学。但我同事都说,上过这种班和没上的完全不一样,老师也喜欢提前学的”。

  如今,石先生女儿所在的幼小衔接机构2019年的生源已经报满,已开始招收2020年的学生了,费用提高到8万元。“还得面试呢!我就劝我身边的人,早决定早报名,别像我这样,太晚了!”

  据《白皮书》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相当一部分幼小衔接课程仍然是以提前学习小学课程内容为主的知识衔接。在参与调研的家长中,认为幼小衔接重点是提前学习部分小学课程内容的,占58%;重点是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表达能力、专注力、生活习惯等的,仅占40%。

  上不上幼小衔接班,在小学究竟有多大差别?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位小学教师,他们表示,提前学对孩子知识和信心上有一定帮助,但随着年级增长大家都会处于相似的水平,但是一些上过幼小衔接的孩子反而会因为内容学过而不认真听讲。

  一年级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欧老师发现,对于孩子的学习,家长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也很着急啊”。“大部分上幼小衔接的或者家长在入学前对孩子进行教育辅导的,基础比较牢,课上比较自信。但是到四年级后更多的需要思维和理解能力,就和上没上过关系不大了。其实我们还是希望孩子们都在一样的水平上。”欧老师说。

  北方某大城市小学二年级英语杨老师则表示,上幼小衔接有一定意义。“在英语教学上,有些孩子之前有基础,学得比较快,自信心强。但并不是说提前学的一定成绩好。老师都是从零教起,成绩好坏和提前学与否没有必然联系,很多以前没有接触过英语的,在质量调研中成绩也不错”。

  “教育没有起跑线”

  不少家长认为,让孩子早点学习知识,是为了保护孩子。从快乐的幼儿时期过渡到有计划有任务的校园生活,这对于儿童来说是成长中的第一个坎。而幼小衔接,则是家长们保护孩子免受成长之痛的办法。然而,比别人早学一点,学多一点就能跑赢别人吗?

  北京某公立幼儿园园长表示,“幼儿园的教育和管理者有关,管理者对教育教学内容的把握认识对教育非常重要。前几年幼小衔接班对我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但这些年通过幼儿园的宣传,找一些专家给家长讲座,现在对该幼儿园困扰并不大。”

  “教育是没有起跑线的。”北京立城苑小金星幼儿园园长董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同事的孩子,但凡干幼教的没有一个去上学前班的,都是在幼儿园读完大班之后,直接去一年级,过渡期适应得非常好。

  董婷说:“幼儿园注重培养好的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好习惯是受益终生的。现在有种叫‘三年级现象’。就是指提前学的孩子一二年级成绩特别棒,可是到了三年级瞬间下滑。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孩子留在幼儿园。”

  董婷继而指出,当前幼儿园和小学的确存在些微的断档,但断档不是学校决定的,而是外界干扰的,“如果市面上没有幼小衔接班,一年级肯定能很好地与幼儿园衔接。对于幼儿园来说,要主动和小学衔接,首先是行为习惯的衔接,第二是生活技能上的衔接,第三是引导孩子进行基本的学习习惯的衔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儿童心理发展与心理专家李忠忱在不久前公开表示,孩子上小学,是成长的一个转折点,一个里程碑。入学前的准备不是简单地背一点儿加减法计算题,也不是认一点汉字和拼音字母。而是要练好入学的“童子功”。

  “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保持对新知识的好奇心。家长要放下自己的焦虑去看待孩子的状态,不要把自己的希望强加在孩子身上。放下攀比的心,看孩子自己的特点,每个孩子都有不可取代的亮点。”董婷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及教师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叶雨婷 实习生 李晓盼 徐司羿

  养老院收失能老人补贴提高

  每张床位每月最多补贴1050元 覆盖所有养老机构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崔红)养老机构收住失能和重度残疾人可以获得政府更多的财政补贴。《北京市养老机构运营补贴管理办法》日前发布,本市养老机构补贴政策从单一补贴改为差异化补贴,失能老人和重度残疾人运营补贴每月增加100元到200元不等,养老机构星级越高补贴越多。根据新政,一家养老机构每床位每月最高可获得1050元补贴。《办法》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资料图:养老院。 王东明 摄资料图:养老院。 王东明 摄

  据悉,全市各养老机构不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均可享受该政策。目前全市500家养老机构中,只有不到10家为营利性养老院。为推进京津冀地区养老服务协同发展,《办法》规定,天津市、河北省行政区全域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乌兰察布市养老机构收住北京市户籍老年人的,也参照本办法执行。

  根据北京市民政局介绍,此前,本市对养老机构的资助,仅是简单根据老人的身体情况进行区分,即收住自理老年人,每月给予300元运营资助;收住失能老年人,每月给予500元运营资助。新《办法》提出,将根据养老机构收住服务对象身体状况、服务质量星级评定、信用状况、医疗服务能力等4个维度,对养老机构实行差异化补贴。

  《办法》规定,将收住生活自理老年人、残疾程度较轻的残疾人的运营补贴标准,由原来的每月300元下降到每月100元;将收住失能老年人、残疾等级较高的残疾人的运营补贴标准,从原来的每月500元提高到每月600元,同时重点加大了收住失智老年人、重度残疾人的运营补贴力度,将其运营补贴标准从原来的每月500元调整到每月700元。

  同时,服务质量被评定为星级的养老机构、没有失信记录的养老机构、引入医疗机构进驻的养老院都可以按照床位数享受运营补贴。但是,如果入住老人数量下降,则扣减运营补贴;服务对象满意率低于85%的,将取消当年运营补贴获取资格;未与医疗机构签订规范服务协议的,也要取消运营补贴获取资格。因有违诚信、弄虚作假、虚报冒领运营补贴的,将取消政府购买服务资格。

  11月23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政府提出“公共负担”的新案,让不少新移民担心自己的合法身份申请受影响,纽约市议员万齐家(Carlos Menchaca)作为市移民委员会主席,将于当地时间11月27日在日落公园举行公听会,与民众讨论该提案。

  美国政府于今年9月宣布拟推出新规,要求移民官在审核绿卡申请案时,把申请者使用公共福利视为不利因素,并将曾经每年领取福利超过联邦贫穷线15%的移民视作“公共负担”,拒绝其绿卡申请。

  根据市长移民事务办公室估计,新的移民政策可能影响超过47.5万名纽约居民,自信息公布后,不少新移民整日担心受怕,小区也传出各种不正确的信息。因此,万齐家特地召开此次公听会,正确传达相关信息。

  据市长移民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表示,“公共负担”在移民法中主要指用来依赖政府满足个人基本需求的人,如果相关提案通过,不仅会影响某些使用公共福利的个人,而且联邦政府将用更严格的标准评价居民就业历史、年龄、健康状况等状况,以断定其是否会在将来使用公共福利。

  万齐家表示,27日的公听会不仅会提供准确信息,更重要的是让民众了解自身的权利,“公共负担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规定,需进行讨论,希望通过让专业人士回答民众的疑问,消除大家的误解。”

  他说,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民众的声音,让联邦政府明白这是不可行的提案,以及该案会对小区和民众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在该提案还未被通过之前,是可以被更改、被阻止的。

  万齐家说,现在该提案尚未被通过,即使被通过,在生效之前,也不应该成为民众放弃公共服务和关键资源的理由。

  新华社柏林11月22日电(记者任珂 张远)德国总理默克尔22日说,虽然英国与欧盟已达成“脱欧”协议草案,但在协议签署之前各方仍需就协议内容继续讨论。

  默克尔当天在柏林的一场活动上说,虽然英国与欧盟就正式达成“脱欧”协议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但仍需就协议内容进行更多讨论,尤其是在英国国内。

  默克尔说,无论从经济方面还是从心理预期方面考虑,英国的“无协议脱欧”将是最坏的一种结果。

  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本月13日取得突破,双方就“脱欧”协议草案的核心内容达成一致。但该协议在签署前仍需英国议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分别批准。欧盟将于25日召开特别峰会讨论“脱欧”协议草案。

  英国于2016年就“脱欧”问题举行全民公投。2017年3月29日,英国正式向欧盟递交“脱欧”信函。根据英国与欧盟的协议,英国将在明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欧盟。

  中国足协拟出台俱乐部名称规范

  新华社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王浩宇、公兵)新华社记者20日获悉,为促进职业联赛的健康、稳定和长远发展,中国足协拟出台规范俱乐部名称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征求意见稿),俱乐部名称被要求非企业化、中性化,若在规定时间未能通过足协认证,俱乐部将不被授予或被取消联赛准入资格。

  2015年出台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在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的部分提到要“推动实现俱乐部的地域化,鼓励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非企业化”。按照中国足协的规范要求,俱乐部的全称应当为“地域名+俱乐部名+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或其他)”的形式,简称采用全称中的“地域名+俱乐部名”。全称中的地域名应为俱乐部所属地的名称或所在城市名称,俱乐部名应为中文,不得超过4个汉字,且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相似、相近的发音或汉字。

  此外,俱乐部名中不得含有商品或服务类别名称、组织形式名称(如:啤酒、汽车、集团等),并且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企业名称,以及股东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企业的品牌名称。

  出于兼顾国情及职业联赛发展现状的考虑,若俱乐部名称或简称原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乐部长期、连续使用,使其名称在足球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形成俱乐部品牌或在球迷群体中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可在规定时限内经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并批准,可将该名称认定为中性名称。

  但是,申请此类名称认定的俱乐部应为2004年中超联赛前已经参加甲A或甲B联赛的俱乐部,并连续参赛至今。同时,俱乐部未发生所属地方会员协会的变更。

  在中国足协要求的时限内,俱乐部需完成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民政部门)的名称变更登记手续,变更名称后,俱乐部的原名称和原简称将不得再被使用,若违反将不得参加中国足协主办的各类赛事。而若未被认定为中性名称的俱乐部,不授予或取消职业联赛的准入资格。